设为首页|加入收藏|RSS
要闻 | 公告 | 资本 | 分析 | 综合 | 沙龙 | 课堂 |

田荣华:估值仍然合理主流行业

2009-07-07  作者:admins  发表评论

  田荣华,武汉大学经济学硕士。2004年4月加入长盛基金管理公司,曾任基金同智基金经理、长盛成长价值基金基金经理、基金同德基金经理。2007年6月创建深圳市武当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任总经理。

  田荣华,深圳市武当资产管理公司总经理。2007年7月,曾两度获得过国内公募基金经理最高奖项金牛奖的田荣华毅然辞别了为之奋斗三年的长盛基金,开始了他的私募生涯。
   
  四个月后的2007年11月,田荣华管理的首个阳光私募产品“深国投?武当1期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正式成立。此时,距离上证指数的历史性高点6124点刚刚过去不到20个交易日。
   
  截至2009年7月,武当资产管理公司已经成功发行了12个信托产品,绝大多数产品已经实现了正收益……
   
  个头不高、眉目喜悦、言词平和、沉稳淡定,这是田荣华带给我们的第一印象。面对记者的采访,田荣华显得有些含蓄和内敛。用他的话来说,投资的真谛是不太容易用简单的语言加以总结的……
   
  投资的本质是研究

  在市场中的长期历练,使田荣华无比深刻地认识到研究对于投资的重要性。
   
  在建立了自己的资产管理公司以后,田荣华清醒地认识到,虽然公募基金在投资理念上与他有一定差异,但公募基金重视研究的传统和强大的研究实力是他所欣赏的,因此他在打造自己的投资团队时也充分参考了公募基金的模式。
   
  当然,与主流研究机构相比,私募基金的研究力量毕竟有限,不可能对股票池中的企业随时进行调研。因此,借鉴券商研究报告是一个最主要的途径。“我们都是和券商研究所合作发产品,这样可以尽可能多的覆盖到国内主流研究机构的研究力量。”田荣华介绍道,“当然,对于分析师的评级,我们只会作为参考,不会根据分析师的推荐来买卖股票。我们更多的是借鉴分析师研究报告中的逻辑以及其中的很多基础性和数据性的研究。分析逻辑和分析结论都很重要,我们会选择性的进行判断与甄别。”
   
  那么,在具体的投研决策中,田荣华和他的武当资产管理公司又会遵循怎样的流程呢?
   
  “其实,我们遵循的分析流程与多数公募基金比较类似。先看当前的宏观经济环境和经济背景,寻找一些行业性、局部性的亮点,在优势板块和优势行业中确定一个大的战略方向。然后在寻找行业中具有较强成长性的公司。”
   
  但是,无论是宏观经济的分析还是优势行业和板块的选择都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即使做了深刻的研究,也未必一定能够得出准确无误的结论。对此,田荣华深有感触。

  “我们会非常系统的进行宏观经济分析,但难免还会犯错,我们看一看2008年的宏观经济走势就知道了,多少人看错了宏观。投资者可能希望通过短短的十分钟时间就能够解决一个大问题,但这其实可能是我们一辈子都解决不好的问题。”当记者要求田荣华总结一下宏观经济分析的精华时,田荣华坦诚的说道,“宏观经济分析由一个又一个琐碎的问题构成,但我们一直在努力分析。每天开晨会讨论的时候,第一个就是由宏观经济研究员来讲。具体分析方法而言,我们认为,判断宏观经济运行趋势的拐点很重要,当然难度也是非常大的。有时候,这就像股票的K线图,涨了五天之后,跌了一天,你说这算不算拐点,但第二天可能又会上涨。宏观经济数据也是这样,二月份、三月份连续回升了两个月,算不算拐点,但四月份可能又下降。所以说,判断拐点的难度是比较大的,但我们确实比较重视拐点,会关注边际增速、边际减速的变化。我们的宏观经济研究团队每周、每月、每个季度都要跟踪。同时,我们还会观察大众的情绪,各个方面对于宏观经济的预期。有时候,预期和现实同样重要。”
   
  对于行业选择方面,田荣华表示会关注优势行业。这既有可能是国家扶植力度较大的瓶颈行业,也有可能是本身发展非常强势的行业。
   
  金融危机的拐点已经过去

  对于此轮席卷全球的金融海啸,田荣华则多了几分乐观。“我觉得金融危机拐点已经过去了,世界经济在缓慢复苏。”
   
  不过,相对于经济复苏的速度,似乎股票市场的回升速度更加惊人。短短的几个月的时间,A股市场已经由1664点的低位反弹至3000点一带,似乎大有“V”型反转之势。那么,宏观经济是否也会走出“V”型呢?
   
  “股价走成V型不代表经济也会走成V型,总的来说,中国经济整体好于国外。在企业高价库存、需求疲软的背景下,国家收储发挥了一定作用。尽管收储力度有限,但这种外力是有必要的未来经济能否持续回暖的关键还是要看真实的需求是否能够回暖。”
   
  对与市场中主流的“全球宽松货币政策可能引发长期通胀”的观点,田荣华表达了不同的意见,“我认为不会出现长期通胀的局面。事实上,各国政府通过释放流动性的办法填补了一些亏损,金融体系的运转一旦停下来需要很多货币,这种流动性的释放是必须的。”
   
  “金融危机带给我们的教训是深刻的。总体上看,国外金融业领先于国内,但国外金融杠杆的比例过高,产品过于复杂、没有真实依据的保障措施。同时,政府对于金融业的控制也比较松,造成了欧美一些金融企业的失控。之所以美国次债危机在中国发生可能性不大,是因为中国金融业的杠杆比重较低,包括投机性杠杆也要低很多。”田荣华总结道,“另外,金融危机也与美国人的消费模式有关,任何消费都是超前的,美国人开始变得不够勤奋了。”

  对于中国经济长期增长的引擎,田荣华认为,中国经济转型路径与成熟国家不会有太大区别,经济体大,过程会复杂一些,但方向应该一样。目前来看,中国经济需要“内外兼修”,即除了外向型经济外,内生发展也要跟上来。目前中国的产业基础比较好,出口优势不可能放弃。

  对于A股市场的估值水平高于成熟国家市场的现实,田荣华表示,一个市场如果成长性很好,估值就应该高些。
   
  “美国在他经济成长蓬勃期估值也很高啊,包括日本也是一样的。现在经济增速下来了,估值也就下来了。”

  正是由于对国内市场充满信心,田荣华并没有在短期内投资海外市场的计划。“当然,国内市场没有对冲机制是比较麻烦的一点。在中国经济处于高速成长期的时候,美有对冲机制问题不大。但长期来看,没有对冲工具的市场容易造成泡沫。未来股指期货推出后,我们会把股指期货作为一个对冲工具来使用。”

  做一个成熟的资产管理人
   
  面对纷扰复杂的市场,即使再完美的投资方法也会有失误。“2008年9月底,在2000点以下,我们建了很高的仓位,赚钱也没抛。后来雷曼出事,结果从6000点到2000点都没出问题,在下跌的最后两百个点上净值几乎损失了一毛钱。”面对此次失利,田荣华并不讳言,“应当说在这个过程中我也犯了错误。之后我们修整了两个月,把心态调整过来,慢慢地自下而上选择一些公司。投资结果的好坏在市场单边上涨的时候也许看不出来,一旦市场出现反复时,你做得是否到位,努力程度有多高,是可以从长期投资业绩上看出来的。”

  投资失误并不可怕,关键是采取怎样的纠错措施。“其实,投资中的很多错误,成因是不同的。有些是因为市场波动本身造成的损失,而被投资的企业本身没有什么问题,这种情况下我们会选择加仓。但如果是公司本身存在问题,我们实现没有估计到或者看错的话,我会选择止损。我们的止损不会以股价跌幅作为标准,即不会说是因为股价下跌了百分之十或者百分之二十就止损,而是会根据实际情况具体分析。”
   
  田荣华说,虽然自己的压力很大,但自己并不后悔。
   
  “我现在还没有获得太多的成就感,”采访的结尾,田荣华依旧保持着微笑,“但我相信,前景是很美好的。”

  田荣华认为,一个成熟的资产管理人应当具备一套系统的投资理念和投资方法。“市场在变化的,但对于资产管理人而言,有些东西是要坚持的。这种坚持,并不是说简单的坚持买入持有,而是坚持系统的专业的投资方法。有了系统的方法,可以随着市场环境的改变而采取不同的应对措施。像2008年这种极端的市场环境,如果你不能够及时采取恰当的手段应对,必然遭到沉重打击。”田荣华并不赞成用一种做法来应对无穷的环境,“即便是长期投资,也要选择投资于成长性强的企业,如果是处于衰退阶段企业或者周期型企业,是不适合做长期投资的。巴菲特长期投资于可口可乐,是因为可口可乐一直在成长啊。”
   
  除了专业、系统的方法外,成熟的资产管理人还要勤奋努力。“人家把钱交给你,你承担了很重的责任,这种压力是很大的。巴菲特也说过,他每次投资都是战战兢兢的。对此,我深有同感。因为很多投资需要面对太多的不确定性,尤其是A股市场的投资。我们必须反复考量,慎之又慎。”
   
  对于价值投资和趋势投资两种主流的投资方法,田荣华认为两者并不矛盾。“价值投资和趋势投资并不冲突。关键是看股价有没有高估和泡沫。”
   
  田荣华认为,资本市场本身有自己的波动规律,有时候会与经济合拍,有时候不完全重合。总的来说,资本市场的拐点会提前于宏观经济出现。“我们会把握一个度,就是不能太过分。6000点的时候,市场是显著高估的。但对于现在的市场来说,我觉得目前刚刚有出现泡沫的迹象,其实很多主流行业的估值比较合理,仍然存在投资机会。”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同意期观点或者描述,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